中央一號文件首提外嫁女:合法權利增加一道屏障

來源:女性之聲、中國婦聯新聞發布時間:2019-02-22[關閉][打印]

   2月19日,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發布,進一步加大了對婦女兒童發展和權利保護問題的重視,首次明確在深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中,注重保護外嫁女等特殊人群的合法權利。這對于在全面完成農村改革發展中,深入貫徹落實男女平等基本國策,進一步解決部分農村婦女因結婚、離婚、喪偶而失去集體成員資格及相關的土地權益和股權利益問題,提供了更加堅實的政策保障,具有歷史性意義。

   外嫁女權益保護長期以來一直是婦女維權工作的重點難點問題,也是一個重要的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這一問題越來越多得到各級黨委政府重視,婦聯組織在源頭參與和維權服務上取得很大成效,失地農村婦女也積極參與維權,各地在保護外嫁女合法權益過程中積累了很多好的經驗,但并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目前依然是影響農村婦女發展和社會公平和諧穩定的一個重要現實問題。
   這一問題之所以難以解決,不僅因為它是一個法律問題,更因為它還是一個制度和文化問題。

   在立法和執法上,最早的土地承包政策由于缺乏充分的性別評估,而使這一與婚姻制度、性別文化、村民治理方式等緊密相關的“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政策,在“性別中立”的預設下埋下了農村婦女權益易受損害性的隱患。盡管《婦女權益保障法》及2002年由九屆人大常委會頒布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等法律法規,都有針對婦女結婚、離婚、喪偶等等原因會導致的對婦女承包權益侵害的一些情形的針對性規定,但確認村民資格上缺乏明確規定,進一步加深了相關法律在鄉村社會落實的難度;
   在司法上,行政干預作為司法救濟的前置程序規定,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外嫁女尋求司法救濟的難度;
   在制度上,在“一村一策”的村民自治制度背景下,一些地區有著濃厚父權制文化色彩的村規民約及村集體意志與國家意志的博弈,與農村“從夫居”的婚姻傳統相膠合,有可能使外嫁女在原生家庭和夫家家庭兩頭的集體經濟成員資格受到限制或被剝奪,與此相關的土地權益、股權分配也必然落空。
   在文化上,男尊女卑、歧視婦女的落后性別文化依然在一些農村地區產生重要影響,“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的文化傳統使一些外嫁女失去了原生家庭的庇護,一旦遭遇婚姻變故,困難就更是可想而知。

   婚嫁本是一個幸福美好的生命事件,但婚姻變化卻成為其中一些農村婦女身份資格和土地財產權利的夢魘。如上所述,這是一個深刻的社會問題、法律問題、制度問題和文化問題。中央一號文件將這一問題列入“三農”工作重點內容,表明了國家對農村進行全面社會治理的決心,給婦女維權工作和農村婦女發展都帶來了重要的機遇,也提出了很大的挑戰。

   只有綜合發力,不斷推動完善相關立法并加大執法力度,強化司法救濟途徑,消除性別歧視和落后的婚姻習俗,推動修訂落實男女平等基本國策的村規民約,探索維權實踐中的糾偏機制,并著力提高農村婦女的權利意識和維權能力,才能有效解決農村外嫁女和離婚喪偶婦女等特殊群體的權利保護問題,推動農村婦女在全面深化農村改革,激發鄉村發展活力中作出更大貢獻。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结果